20070418

我的十年

胡恩威

九七年七月一日那一天我和一些进念的朋友租了一量旅游巴。还游了香港九龙新界一周。那天下着大雨。很大的雨或者已经预示着香港这十年的风风雨雨。那时候新机场刚好落成。我们在青马大桥的观光抬拍了一张照。我们到元朗吃鱼蛋粉,我们到山顶看着香港下大雨,我们在城门水塘看风景,我們穿過香港的大街小卷, 后皇大道, 彌敦道, 英皇道, 公主道………十年过去了。十年前我二十九岁, 九八年三十岁生日也忘记了是怎样过的。明年我就是四十岁了。我仍没有四十而立的感觉和准备。

这十年我做过些什么?出版了四本书,导编了二十几个舞台作品。寫了十個劇本, 策划了一次香港泊林的文化活动。在油街和牛棚弄了一些艺术空间辨了一些讲座。在中国设计了一些房子。在报纸杂志写了二十多万字的评论文章,到了一些地方旅行看了二百多本书四百多套电影电视。換了十部手機, 上了二千多小時的網, 喝了三干多公升的水, 是的, 这十年我活得很充实很愤怒很快乐很悲哀很失落很美丽。我变了,白头发开始多了,体重也增多了十多磅。我身边的朋友也在改变。身体面貌的改变。性情的改变,不过有些人的性格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我想我也是这种人。我这种得罪人多称呼人少的性格这十年都没有变过。我也不想改变也不会改变。

我对香港中国和世界的未来都是悲观的,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将会引领这个文明的没落。因为这个制度带来的只有物质宫能的进步,而不是精神和人文的进步。追求无止境的经济发展,兴建更多更高的大楼,更大的商場, 更快更广的互联纲,更小更轻便的手机, 更多的盲目消費, 更多不負責任的傳媒. 对人类的精神文明带来更多的压力和破壞. 香港的情况更加严重,香港人是完全不太自觉目前这个世界发展的困局,这个政府只有为制度而制度,只顾程序而不顧後果,人不重要,人为制度服务,香港人容易放弃理想喜欢找藉口认命,香港人尤其是政府高宫需要的是精神上的自观与自省。但香港的建制过分被保护太多自满自大,被批评时总是刚服自用自悲自怜。他们都忘记了精英的责任和应有的人文理想。

我这些被香港称为文化人的其实是邊迨人的代号。在香港沒有經濟效益就是罪人.我是完全自觉文化人作为建制多元化口号装饰品的命运。我悲观但我不会消极我也不要成为一个犬儒分子。我不要成为一个人格分裂性格的人。我沒有這種看透世情的造化. 我的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怎至是四十年。也是要活着清酲活着积极。努力創作努力生活, 面对世界的终结或者是新世界的开始。

2 comments:

rub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eimei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