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31

杜琪峰的黑道電影美學與哲學

胡恩威

杜琪峰十分多產, 作品的品種也十多元. 喜劇愛情黑道警察鬼片的各種港產片典型都有, 每個時期都有其代表作.

天若有情的港式草根感情美學, 東方三俠的港曰漫畫動作悲情大結合, 與周星馳合作的誇張神怪喜劇, 韋家輝劉德華鄭秀文聯合的大眾愛情電影男女系列, 警察與黑道的槍火美學, 暗戰暗花的黑色男性美學. 杜琪峰是少數在商業上和創作上都能找到觀眾和風格的電影導演. 杜琪峰沒有王晶那種玩世不恭那種以搵食為榮 , 杜琪峰是一個認真的導演. 在眾多八九十年代的男大導之中, 杜琪峰仍然有著一份對電影言志的熱情, 在創作上也在努力推陳出新, 尋找一種港產片的大男人美學.

香港的男性導演都流著一種大男人美學和價值的血, 杜琪峰更是一種典型. 和韋家輝合作的時期, 大男人好像被韋家輝柔化了, 劇本的語境比較文藝, 劇情也少是以前的單刀直入, 多了在人物和情節的復雜情. 但主調都是一種男性的暴力美學與及對正義的一些堅持. "真心英雄"是一種極致, 劉青雲和黎明在那一連串的暴力設計, 那種比埕倫天奴的暴力美學還暴力的設計, 帶出了一個比童話更童話的男性暴力童話, 片沒那一種夜總會大血戰, 黎明的冷面與青雲的冷靜, 是港產片極少出現的一種類型片示範表演, 也可以說的社韋組合作品當中最完滿的一次合作.

杜琪峰的局限也是港產片的局限, 港產片的那種缺乏自我反思的動物主義, 成為了一種不段被復製的方程式, 杜韋的合作比較有意思就是帶有多點反省, 但那都不是自覺的, 大隻佬和尚是有著一種突破, 以佛法的觀念說明暴力的本質, 但後半部好像太過要把佛理說明, 而失去了讓觀眾體會的可能. 最大的原因也是港產片那產畫公仔晝出腸的作謂要觀眾明白的本質, 沒有留下什麼可以思孝的空間, 逃不掉港式娛樂片的格局.

槍火是小品, 是一槍風格化的表演, 簡約的對白, 簡單的劇情, 鮮明的人物設計, 有著一點點黑澤明七俠四義的影子, 在娛樂與風格之間找到了一種模式, 像現代舞一樣的動作設計, 帶來一種不是暴力的暴力美感. 也是一種曰式動作漫畫的質感. 後來的放逐失去了槍火的神采, 人物多了, 故事復雜了, 人物與人物之間的關係是太多的設計, 槍火的動作沒有一種生命力, 結局的大槍戰好像是有點失控. 加入的女性角色沒有什麼明確的心理論述, 像陳雅倫的妓女角色只淪為一種情節的藉口, 何超儀的妻子角色的簡單也是難以致信.

韋社各自創作之後, 杜琪峰進一步開展其黑色電影美學, PTU 也是以"槍火"的影像主導作為敘事主體, 以小人物的角度帶出一種黑色黑道的道德觀與及事件發生的不可預知性. 林雪的小人物與任達華的為了原則的一錯再錯, 與結局的各種不預知的事件也是非常特然的一種設計, 大團圓式的結局只可以說是林雪小人物的傻人有傻福的結果, 也是一種觀眾期望看見的結局類型. 也是社琪峰影片結局的一種典型.

小津安二郎一輩子也在以家庭作為其電影的不變主題. 父與女, 母與女, 姐與妹的各種不同組合, 小津找到了一種視覺的美學與及劇本的語境. 凝結成一種獨有的風格. 杜琪峰有這種創作上的尋找, 杜的指標人物不是小津是黑澤明, 黑澤明和小津的不一樣, 在於黑澤題才上的多元, 與及形式的不段求變, 但黑澤明是形式和敘事的高手, 每部電影都在尋找一種形式來表達其劇情, 這是社琪峰期望達到的境界, 也是眾多華人導演常常視黑澤明為榜樣的理由. 但華人導演總是犯了一個只看見黑澤明的形式, 而忽視了黑澤明的人本追求, 對人性善與惡的分析, 對人生的看法. 黑澤明都是沒有放棄過的, 形式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

華人男性導演常常都有認命情意結, 尤其期望名利雙收的大導, 看透華人電影業那種冷漠與反人本, 在其作品都在表露對人性失落的潛意識, 張藝謀也好, 王家衛也好, 都有著這種態度. 杜琪峰有點不一樣, 但總是逃不過這種悲觀的潛意識. 黑社會系列電影正正是社琪峰對香港政冶的一次悲嗚, 但也反映了社對中港政冶的簡單權力主客定位. 其風格化的場面設計, 只是把一些典型港式恐共情意結重演一次, 對民主失落的反射.最可惜的是沒有反思中港權力互動之下, 香港應負上什麼責任和可以辦演的角色, 古天樂的角色是在無可選擇下的被迫上大佬之位, 但這種被迫只是一種假象, 黑道的遊戲也和政治一樣是一種權力的爭鬥, 不可能置身事外, 中國人對民主的看法, 從來都帶有黑道式民主的味道, 黑道中的義只是一種權力手段, 而不是理想.而中國式民主重視的是個人絕對利益, 而不是人本的正義. 港人在爭取民主的歷史也只著垂一種一人一票的形式主義民主, 而不是人本價值觀的建立.

黑社會電影系列只是把不能實行民主的責任, 推在一個所謂”中國”的身上. 並沒有反省”中國”的行為也是香港人行為的反射. 六四後的港式投機文化獨大完全是一種港人自我放棄自甘隋落認命的表現.

4 comments:

Carson Chung said...

"像陳雅倫的妓女角色只淪為一種情節的藉口, 何超儀的妻子角色的簡單也是難以致信."----這套電影是"放逐" 而不是"槍火"

嘉強 said...

"社"琪峰?

“社“字是刻意還是唔覺意呀?

A Wai said...

hi carson, pls read again

槍火是小品, 是一槍風格化的表演, 簡約的對白, 簡單的劇情, 鮮明的人物設計, 有著一點點黑澤明七俠四義的影子, 在娛樂與風格之間找到了一種模式, 像現代舞一樣的動作設計, 帶來一種不是暴力的暴力美感. 也是一種曰式動作漫畫的質感. 後來的放逐失去了槍火的神采, 人物多了, 故事復雜了, 人物與人物之間的關係是太多的設計, 槍火的動作沒有一種生命力, 結局的大槍戰好像是有點失控. 加入的女性角色沒有什麼明確的心理論述, 像陳雅倫的妓女角色只淪為一種情節的藉口, 何超儀的妻子角色的簡單也是難以致信.

Carson Chung said...

Sorry Wai
i over read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