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0


萬年曆十五年

有一次在一個公開場合,有一位企業界的高層看見了我,對我說:“你會怎樣改編萬年曆十五年?”我聽了也只好苦笑一下,”對”, 一萬年的事真的不容易說清楚,另外又有一次,一位內地官員問我的創作是什麼? 我說“裝置藝術“他說現在房地產業那麼興旺,我的創作一定也是大收旺場,這位官員以為裝置藝術就是裝修了,我也嘗試解說一下,但也是徒勞,其實這些話都是客套話,他們在說著時根本也不考慮說對還是說錯。但也反映了一些普遍文化藝術盲的情況,中國本來是藝術大國,人人手中那枝毛筆就已經是一種深厚的美藝基本功了。中國這一百年革命,把這些中國的藝術都革去了,成為社會的一種邊沿,大家追求的美學就一種偽中國唐人街式美學了,中國人由一種高層次的藝術境界隋落到今天這個境界了。這是事實,我們不可以否定,但最有趣的是仍然有很多人唸唸有詞的要去大叫愛中國文化。黃仁宇先生提出了中國過去幾百年積弱的理由,吃人的禮教常常是這一百年掛在咀邊的口號,現在禮教被市場取代了,吃人的市場,吃人的消費,消費好不好吃?市場好不好吃?那就是看誰在吃誰了。市場吃了文化,市場吃了藝術,巿場吃了教育,市場吃了一切。剩下來的是什麼?浪漫一點就是那些已經退色的影像和那些想像的情境了。現實一點就可以是把腦海的海水排放出來,重新把市場的水放到腦海裏去了。

2 comments:

fulin said...

胡先生你好,

你喜欢艺术嘛?
自己对艺术的看法是什么?
怎么看内地大陆的艺术品市场?
香港的艺术品市场是怎样的?

福临

Terence Pa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