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7


文化研究 文化基建


A. 文化研究

香港的大專院校的文化研究課程,大都著重於一種「文本」分析,即是以抽離的角度,分析一些文化現象。這都是來自歐美文化研究的傳統,如法國的羅蘭巴格福和德國的班雅明法蘭克福學派。他們都是從馬克思主義出發,批評資本主義下的文化現象。
香港的文化研究有一個現象,就是著重於對文化現象的分析,如周星馳、漫畫、流行音樂等話題,但這往往來自於作者對該種現象的一種個人感受和分析,缺乏對該現象背後的真實狀的研究。

例如研究香港的電視文化,必須先了解香港政府過去三十年的廣播政策,才能知道為甚麼香港的電視台,會有著這種模式以及營運方法。但是從事文化研究的學者,大都是比較文學又或者社會學的背景,他們總喜歡把研究對象浪漫化。其實香港是文化研究一個寶庫,因為香港文化本身是一種不同文化的融合,而更特別是香港文化本身是完全由一種流行文化支配,所以香港沒有像西方一樣的High art和Popular art。這種文化現象本身就十分有趣,但若果另以西方文化研究的模式來研究香港文化,是必定會出現誤讀的情況。

因為香港文化本身的生產模式和社會背景和西方是完全不一樣;故此,要真正明白香港文化必須從最基本的資料著手。引用馬克思的說法,生產模式,決定一切,要明白香港文化,必須明白各項文化產品的生產模式以及影響這些模式的各種社會條件,例如要明白香港的電影,必須先要知道香港電影工業的運作模式,誰是投資者、投資的方法、製作的過程、創作的方法……

Case Study 1: 香港的電台

香港人聽音樂的口味相當單元,絕大部分都只是聽廣東國語流行曲,原因是香港的電子傳媒如電台電視台在推介這種音樂,其他類型的音都被趕盡殺絕,有的只是一種像施捨一樣的空間,如港台第四台。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香港的中小學沒有音樂教育,香港人的音樂知識十分貧乏,接觸面不廣,家長花錢讓子女學鋼琴是因為身份需要又或者是一種消閒活動。

造成這種法西斯式的音樂文化,元兇是香港政府。港台是政府直接管理的,但就以一種以本傷人的商業心態運作,追求的是所謂收視,沒有視野。無線亞視商台新城是政府發牌的,廣管局監管,政府縱容他們在推動一種單元文化,像電台,政府應馬上全面開放市場,讓更多不同大小的經營者加入市場,提供更多元的選擇。香港是眾多國際城市中電台數目最少,種類最單元的城市。台北人口比香港少,但電台的數目是香港的十倍,以音樂類型為主導的電台,選擇也十分多,電子、爵士、古典、搖滾,甚麼都有。北京的電台近幾年也是進步得很快,有一次乘的士,聽到一個主流電台的主持人在介紹Apex Twins,AT是十分前衛實驗的英國電子樂隊,香港現在的傳媒只會用沒有市場為理由,把他們封殺。

傳媒的責任除了是提供市場「想要」的事物外,更應為市場提供更多元的產品。從民社會的角度出發,傳媒更應負上推動多元文化的責任,音樂對人愈來愈重要,人讀書的時間愈來愈少,音樂成為非常重要的文化產品,每一個人都應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但選擇前他們應有權力知道有甚麼選擇,現在政府和傳媒把香港的選擇權拿走,變成一個法西斯式的單一選擇。

音樂修養本身包含著知識和聽音樂經驗的多少,香港是音樂知識不多,聽不同音樂的經驗很少。

文化基建

香港的硬體基建,如運輸網絡、電訊網絡都是世界一流的,但香港要成為一個世界大都會,或者政府口中的Asia’s world city,只有硬件是不夠的,香港目前最需要的是一個世界級的文化基建。
現在香港的文化基建十分落伍,仍停留在殖民地時期的文化是裝飾的那一套。文化基建包括硬體文化設施,軟體包括文化機構、藝術團體、教育機構、傳媒機構。香港現在的情況是整體公民的文化知識很低,人文素質十分單元,這是香港的文化基建出現問題。文化基建的功能在於促進信息的流通,建立對話交流的網絡,誘發不同模式的創意。這方面,英國的文化基建十分成功,但香港完全沒有繼承英國這方面的傳統。
香港的教育是一種官僚式的數目字遊戲,是一種不重視素質的反精英主義。香港的傳媒以市場為名,只重視百分之九十的大眾市場,而忽視了小眾精英的多元發展。香港的文化藝術體制,完全由一班大部分是外行人的官僚操控,扼殺了多元文化創意,導致香港的文化生活十分枯燥。
香港的文化生態環境是十分變態的,一方面大家振振有詞的說創意、知識社會、知識經濟,到頭來根本沒有足夠的文化知識,以及開放的態度去接受新事物。香港人大都喜歡一知半解的下定論,看不明白只會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說人家扮高深。香港人追求的文化理想就是成為娛樂圈名人或者社交焦點,都是很外在的一些虛榮。由上層政府精英到低下階層,娛樂圈成為大家唯一的文化場所,所以香港年輕人的Role Model,來去都是一些明星歌星,這種文化現象就是香港目前面對各種危險的病源。
香港人的價值系統和行為指標完全被娛樂圈和傳媒操控,而香港政府和商界一方面在背後投訴,批評傳媒怎樣不道德,但他們從來沒有真正下苦功去檢討自己可以做甚麼,能怎樣改善。別的不說,香港連一個像樣點的圖書館也沒有,我們哪有資格成為知識社會。

3 comments:

Sin:Ned said...

totally agree...but the next question is what can we do? i think a lot of people know what the problem is, but just knowing doesn't change anything...if our government can't help, the only hope is that we, those who do not like it, do whatever we can...it is what we do that creat the culture....

hey, by the way, lona records artists will have a free live performance at videotage on jan-20 (8:00pm), come if u have time...

natalie_wai said...

非主流音樂為了賺錢,為了傳播,什麼都好,最後都會變成主流,例子是at17。

教育改革是希望,只有更多老師明白社會是怎麼一回事,我們的下一代才能青出於藍勝於藍……說起八掛雜誌,我知道有些教師自己本身也喜歡看這類"讀/毒"物,要改變社會實在需要大家一起出心出力!

natalie_wai said...

新年快樂!新年一切都有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