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5

香港作為一個現象

胡恩威

香港作為一個現象,香港殖民地的本質,形成了一種不能有著一種可以發展傳統的文化土壤,沒有傳統就是香港的傳統。在香港一百多年的歷史裏面,只有眾多沒有關連的短編小說,而沒有一種像長編小說一樣的連續性。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年代到今天的二十一世紀,都有著各自不相連的事件和運動出現,香港的文化土壤只是一種不能落地生根狀態,也許這就是為什麼香港被稱為文化沙漠的理由,培育文化的土壤太多沙石了太荒涼了,人人為了生存都沒有好好的去思想了,思想被即是反應所取代,反應要馬上要立即,像動物本能一樣,資本主義達爾文進化論適者生存下的一種生態環境,只有很多很多很復雜的思想和頭腦很簡單的動物本能,香港的文化成為了膚淺和反對深度思考反對認真討論,一切都回歸致動物本能的求存,在這個主流膚淺文化之下,其他的文化也成為了一種存在的現像,表像化的多元化現像,多元化的香港現像有的只是多,數量的多而不是多種類的多,不是因為香港沒有文化,香港的文化有很多很多,像沙漠下面也存在很多植物和生物,但都是小小的隨時消失的,香港就是一個充滿著各種小文化的地方,英國人六十年設計出來的文化体制,由博物館表演場地演藝學院都是由西方移殖過來,目的不是建立一個培養人才和傳統的土壤,而是提供一些文娛活動場地,再加上香港過客城市的本質,香港只是一處中轉站,一處轉机到其他地方的地方,八九之後香港那種未大難臨頭已經各自飛的情况。也許香港只是一個不能共患難只能共富貴的地方。居英權加拿大移民,一代人一代人就這樣走了;九七後回來的香港已經是人面全非了,都是過客式的過度式的烟花式的轉眼即逝,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一直一直數下去,一代只是年份吧,香港本質上只有一代人,自私的一代,沒有根一代,事事都要馬上解決,馬上上馬,馬上的立刻,分析也沒有時間,找個外國顧問來分析吧,把思考簡約到最簡約,把生活簡化到只有吃,把人生簡化到只有供樓,人人活在無線電視劇的權力遊戲價值系統裹面,利益著數就是原則,沒有原則就是原則,對與錯永遠是相對的,香港只可以是現像,香港不可以是歷史,香港不可以是理論,香港不可以是知識,香港的言論自由只可以是一系列的活動而不是運動,香港的民主運動也只是一系列的活動,而不是深層次的体制改革,因為只有感性式的活動而沒有深刻的去思考。一切都是現像,一切都是活動,這也許是香港深層次茅盾的源頭,應付了一件事又一事,前言不用對後語,每一個人都只有即時利益的立場,批評也被異化了,知識已經沒有需要了,只有一連串的立場,支持和反對,我永遠是對的你永遠是錯的.

4 comments:

said...

香港的即食文化的確令人感到洩氣...... 你會否因此而放棄香港嗎?

blogkitkit said...

好多火喎,呀威。

沽名 said...

那,進行文化沙漠綠化吧.

kitkit said...

你說他們盲目,他們說這是成功。如果反智是在這裡生存的條件,那麼清醒的人在這裡將需要付出更多去生存。